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:老头子
    这老头儿的前句话还说的一板一眼,可当他看清我的整个样貌后,身体微震,扶着椅子颤巍巍地站起来,伸出食指直戳我的眉心,半天都说不出下句话来。

 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我下意识地用手抹了把自己的脸,可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 老爷子神色有些激动,将我从头到脚又打量了一番,这才说出后面的半截话:“真是奇了怪了,你怎么还像个正常人般行动自如?”

     得,又是个老疯子!

     “我不是正常人,难道你是?”我翻了个白眼,回道。

     刚才见这老头坐在角落,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,还以为他也是被误抓进来的,结果也是满口胡话,颠三倒四!

     我没有再理会他,在另一边靠墙的通铺上寻了个位置在上面用袖子扫了扫,把病服领口松了几颗,就打算躺在上面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 不料这老头儿还来劲了,跟着我坐到床沿儿上,摇头晃脑,煞有其事地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没有了心,现在就像是没有根茎的植物,靠着本身的那点底子坐山吃空,也活不了多长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 真是胡诌!

     “那你说说,我什么时候会死?”我皮笑肉不笑地问道,用手撑在床上。

 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 我冷哼一声,不语。心里却回想起之前那老太婆曾说过的,那盏气死风灯就是我的命,三魂灯亮起到能看见太阳,那我就会没事。但是那灯被她摔向棺材的时候,都还没见天边泛白,估摸着只有凌晨四点的样子,灯碎火灭,而我还好好儿的,这着实奇怪。

     莫非是那死老太婆又骗我?

     老头还想说些什么,有个蓬头垢面,嘴边还挂着哈喇子的疯子就突然冲过来,宝贝似的捧着半根被他从窗外扯来的野草,双手奉到老头儿的面前,嘴里胡乱说道:“陈大爷,我的命!我的命还能活吗!”

     老头儿也一本正经地接过他手里的野草,放在手心摸了两把,又还给了那满脸希冀的疯子,道:“活着活着,无需担心…”

     这疯子闻言,心满意足地攥着那根野草蹲角落里去了。

     我见这两人的对话毫无逻辑,刚才还觉这大爷有些门路,这下就立马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,扑通一下倒在床上,寻了个舒适的姿势躺着。

     打发走了疯子,老头儿又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回我身上,嘴唇抿起,长有一层薄翳的右眼死死地盯着我,脸上的褶子皱得厉害,活像一张老树皮。

     我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,在抬头的时候刚好就对上他那什么都没有的左眼眼眶,仿佛能瞥见已经萎缩的神经脉络,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在这样的视线下,谅我怎么转过身体躲避他的目光,都感觉到如芒在背坐立不安,终于忍受不了,蹭起身来冲他吼道。

     这一声吼得突然,连那边还在拿脑袋撞墙的秃头都被我吓得顿了顿,之后又旁若无人地继续拿自己的脑瓜子和水泥墙过不去。

     老爷子不言,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胸口,那里的扣子在刚才就被我解开了,露出一部分在当时被那黑猫留下的抓痕。

     这五道抓痕一直都没有要愈合的意思,伤口处泛着点点黑光,甚至隐隐有要向旁边扩散的势头。

     不过我也没多大在意,任其发展。

     只是每每回想起当时老太婆摔了我的三魂灯,那种被硬生生剜心的痛楚,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若是此时是被女人盯着那到也罢了,在我面前的却是个七老八十,牙齿都快掉光了的大爷,我心里一阵恶心,见他甚至想要伸出手来碰我胸口,直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抬脚就踹在这大爷的背上,道: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老头儿被我这下踹了个扎实,哎唷一声,身体就猛地往前扑过去,本能地伸出两只手想去抓旁边的东西,奈何年纪太大,行动根本跟不上自己的思维,整个人咕咚一屁股倒在了地上,半天都没办法自己站起来。

     他坐在地上用手撑着腰直称唤,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,见我满面怒容,叹口气道:“真是执迷不悟!你如今三魂七魄都只是暂时被封在了这副皮囊里,可以保住你一段时间不会魂飞魄散,长此以往不去找到解救的方法,必死无疑啊!”

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!神经病吧你,做神棍做上瘾了,被送进这疯人院里都还不忘老本行?”我一听他说话,就更加怒火攻心,见他是个耄耋老人,才没有挥拳上去,让他闭上那张晦气的嘴。

     平白无故咒人会死,这不是找抽吗!

     其它几个疯子见我冲着陈大爷叫骂,神色骇人,被吓破过胆的疯子直接就哇哇大哭起来,伴随着这样刺耳的哭声的还有冲天的尿臊味。

     他竟然被我吓得失禁了!

     这下好了,本来就狭小密闭的空间里硬是塞了六个大活人,还有人在这里屙屎拉尿,味道就更加让人难受得想吐!

     我捏着鼻子把自己的头藏在枕头底下,想要借这种方法来躲避外界的干扰,然而不仅是房间里的空气,就连这只枕头上面竟也有着浓烈的臊臭味,加上长时间没有接触到过阳光,上边长霉斑,霉臭混着臊臭,比风油精还提神!

     这可比我原先被二郎拉过尿的那只枕头还要臭!

     虽说我家是在牛头湾小镇上,但是生活的水平也不算差,除了那种大屁股轿车,还有五花八门的电子设备,其它生活用品一样都不会差,而我也不会亏待了自己,用那些生菌发霉的玩意儿来凑活着过日子。

     但是最近真真的是流年不顺,我以为自己这辈子和巨人观身上的腐肉打过交道就算了,现在还要在这里忍受几个老疯子的疯话和房间里经久不散的臊臭。

     妈了妈我的姥姥啊,这日子真是没办法好好过了!

     都说气急攻心,这下我的胸口位置还真开始隐隐作痛,那细如毫发密如牛毛的刺痛顺进血管,传递到敏感的神经里,我不禁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 在我晃神的时候,那陈大爷又摸着爬上大通铺,也躺在床上,按着老腰板说道:“是不是觉得心口疼痛得越来越频繁了?”

     “你滚开!”被他这么一说,像是自己的心事被戳破了。再加上刚才踹过他一脚,对方却还是满脸不在乎的样子过来关心自己,吼的时候多少也没了底气。

     陈大爷用手肘挪了挪自己的身体,叹息道:“你先别忙着反驳老夫,不信的话可以自个儿摸摸心脏位置,看那里还有没有跳动。”

 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只好半信半疑地伸手放在自己胸口上,闭着眼睛按住不动。

     半响,都没听见那熟悉的咚咚声,我还以为是病服太厚隔着了,直接把手伸进衣服里,手掌贴在胸口上感受。

     没有了?!!

 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却还是不信那个邪,这下干脆脱掉了上身的病服,两只手都放在自己身上,可就是没有再感觉到心跳声!

     “怎…怎么回事?我的心跳,我的心脏呢?!”我大惊失色,之后任自己怎么折腾,大口呼吸也好、站起来在床上蹦跳也好,按理说心脏应该会因为运动而跳得很快了,但心脏的位置静悄悄的,没有半点响应。

     这下我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!

     于是我立马冲下床,把站在门前的秃头给一把拉开,自己用手敲着这扇坚固的铁门,眼神慌乱,头上冒出冷汗,冲着外面不断大叫:“有没有人!快救命啊!我要死了!救命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