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:老爷子的要求
    令人战栗的声音不断回响在脑海里,我的身体犹如过电般颤抖起来,猛地抓住挂在身上的听诊器,抡起胳膊就狠狠地往地上摔!

     顿时,听诊器就在地上碎成了几截儿,本来闪着银光的表面,此时沾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 啊——

     兰慧珍明显被我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 我惊魂未定地看了看地上的残骸,又抬头看着兰慧珍那双带着担忧的眼睛,语气微颤地说道:“里面…里面有那只黑猫的叫声,我不会听错的,没有正常的心跳声,分明是猫叫声啊!”

     兰慧珍见我急得满头大汗语无伦次,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罗大勇插了话:“奶奶个熊,你怎么不说自己胸口有疯狗的叫声!疯人疯语的,晦气死了!”

     说完,他就把袖子给捋了起来,面色阴沉地往我这边走,我深知他现在想要做什么,无非就是揍我一顿,然后把我扔回那间暗无天日的病院宿舍。

     见他慢慢逼近,我连忙往兰慧珍的身后缩,大声叫道:“是真的有猫的叫声!你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!”

     “谁说我不相信,我信啊,我看不止有猫叫,你且再仔细听听,说不定还有老鸪蛐蛐儿耗子的叫声,热闹得很哩!”罗大勇抄着电棍哈哈大笑,我知道他这是在讽我,只好又向兰慧珍投去求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 “刚才你是不是也听见了那声音,开始像擂鼓一样吵,后来突然就有了很刺耳的猫叫声。”我尽量把自己刚才听到的说清楚,让她不会认为我是在说胡话。

     闻言,兰慧珍身体僵了僵,转过头看着我,眼神里带着不易觉察的怜悯,道:“你现在状态不是很好…还是让罗大哥带你回去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我愕然。

     “跟他一个疯子说那么多干甚?他根本就听不懂人话!”罗大勇冷哼一声,就想伸手过来抓住我。

     我见他伸手,又往兰慧珍身后靠了靠,看着兰慧珍,语气急切地说道:“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!!”

     兰慧珍嘴唇嗫嚅了两下,在我期望的眼神中,定定神,态度坚决地说道:“你需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 短短五个字,就让我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 “我胸口这里,用手摸着也,也没有震动,是真的!”见他们都拿看精神病的眼神看我,我觉得心里真他妈不是个滋味,努力想要找个理由让他们相信自己,可越到紧要关头,我的脑子就越像是一团浆糊,说起话来舌头也跟着打结。

     “老子懒得跟你废话!”罗大勇不耐烦地抓住我的衣领子,跟拎小鸡仔一样将我从办公桌后拖出来。

     我被他抓住后使劲挣扎,想要挣脱他的桎梏,无奈他长得虎背熊腰,力气惊人地大。我咬咬牙,干脆用脚去踹他的膝盖,大声叫道: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罗大勇见我手脚并用大吵大闹,终于是被磨光了耐心,怒道:“慧珍,快把镇静剂拿出来,让他安分一点!”

     兰慧珍闻言,怔了两秒,在罗大勇又重复了一遍后才快速从抽屉里摸出盒药剂,抽出支蓝色的小瓶子在桌面上敲碎盖子,拿针筒配药。

     “放开我——”

     我被罗大勇反剪双手按在墙上,呲牙咧嘴,身体不断挣扎,眼看着兰慧珍手里拿着针管过来,她动作熟练地在我的手臂上找到了穴位,抬头望了我一眼,用最轻柔的声音哄道:“不怕不怕…很快就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 殊不知,她现在的温柔,却是对我最大的讽刺!

     针尖刺进我的手臂后,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液体流进了血管。

     镇静剂的效果发挥得很快,我直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,整个人滑倒在地上,像条死狗般瘫在那儿不动了。

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再次睁开眼,我几乎是被痛醒的,胸口的伤痕有种被火燎过的烧灼感,把手放在心口,还是没有心跳,却也没有再听见那只瘟猫的叫声。

     “怎样,你相信了没?”

     突然,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过去,只见那姓陈的瞎眼老爷子正坐在我的前方,身上还是那件蓝白相间的病服,嘴里吧嗒吧嗒地不知道在嚼什么。

     其余几个精神病都还在睡,屋子里的呼噜声震天响,看外面的天色,我应该是从昨天晕倒一直昏睡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之后是怎么被送回来的,脑后勺竟也有种被钝物敲击过的剧痛。

     “你相信自己没有心了吧?”瞎眼老爷子见我没有回答他的话,也不觉得恼,又问了我一次。

     这次的问题清清楚楚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,我如被蝎蛰,蹭地坐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信了信了!”又觉得坐着和他说话不够诚意,翻身下床,连鞋都顾不上穿,打着赤脚就对着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,语气急切地说道:“老爷子,我是真真的信了!求您救我!”

     想起他见我的第一眼就看出其中玄机,自己还嗤之以鼻,弯腰的同时不由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 陈老爷子闻言,良久都没有说话,一张皱成核桃的老脸上露出深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见他这幅神色,我心中咯嗒一下,以为他还记挂着我之前对他的态度,以及那一脚之仇,赶忙道:“您老大人有大量!我那时因为平白无故就被送进来,心里烦闷才出言不逊冒犯了您,希望您能不计我的过错,给我指条明路…”

     “这倒无妨。”陈老爷子摆摆手,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“虽说你现在生气全无,七魄被封,但精气神还不算糟糕透顶…你来之前都发生了些什么?”老爷子用手掸了掸他病服上不存在的灰尘,问道。

     被他问到来这儿之前的事,虽说已经过了两三天,但牛头湾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,我赶忙把所有事在心中都捋了捋,但省去了其中一些环节,将大体都给陈老爷子说道了遍。

     听完,他眉头紧皱,右手在床面上比划半天,没有说话。而我也被他的动作牵引着心情,见他一会儿皱眉摇头,一会儿又面露释然的神色,心里七上八下地,生怕他吐出个不字来

     良久,陈老爷子的手指微颤,大约是有些想不通其中脉络,问道:“你说是只能口吐人言的黑猫给你下的印?”

     “是的”我连忙答道。

     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太过曲折,其中有些我认为重要隐秘的环节,就给悄悄抠去了。好在这老爷子不像之前那老太婆般狡诈,一下子就听出我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也导致他认真思索了半天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,问东问西让我都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 这老头儿差不过又把整个事情问了个大概,害得我提心吊胆,生怕把前后两次的说辞给搞混了,不料他装神弄鬼了半天,才将腿盘起坐在床上,嘴里也停下咀嚼的动作,摇摇头道:“我,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我心中大骇,忙道:“您真没办法可以救我?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刚才问了那么多事情的详细,我以为至少都能有个能医治的法子了,这个答案就像是一盆冷水倒在我的头上,心情再次跌入了低谷。

     眼下那罗大勇和医护室的兰慧珍是没法儿指望了,他们压根儿就把我不当正常人看!就只有这老头儿还知道些我的情况,要是他都黔驴技穷救不了我,那我杨开可真的是要命丧此地了。

     我心里越想,就越是愁眉苦脸,不住地叹气。

     见我一副绝望的表情,陈老爷子才又重新打开话匣子,笑道:“愁什么,我是没法子救你,可我知道有个人能救你。”

     “谁能救我?”一听他说有人能救我,我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 老爷子见我面露喜色,不急不缓地接着说道:“但你得先帮老夫去办件事,这事儿成了,我再带你去找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心说果然,天下间无利不行,就算是这疯人院也一样,但明知道被利用我也得顶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要我帮你办什么事?”我感觉自己现在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问道。

     老爷子嘿嘿一笑,阴恻恻地咧开嘴,露出里面参差不齐的大黄牙,道:“找个机会,和老夫到这精神病院的地下室里去拿样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