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:来自心脏的声音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 我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冰冷的铁门上,绝望地隔着门上的窗口往外看。

     屋外的风很大,呼啦啦地吹着满地的杂草,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“没用的,他们救不了你。”陈大爷歪歪地倚在床上,看着我这边,叹息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 但我当然不会因为他两片嘴皮子一翻,就打消了自己求生的欲望。

     精神病院为了防止这里的病患自残,宿舍里除了那搪瓷绘牡丹花的夜壶,还真没有什么坚固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 我咬咬牙,转身去床下拖那夜壶,上面还有些干涸的黄色尿迹,但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干净不干净了。我举起它就往那铁门上猛砸,顿时就发出震耳欲聋的铛铛声。

     这下就算是隔了两条街,肯定都能听见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响声。

     事实和我预料的一样,这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警卫头子来得很快,而且气势汹汹!他的手里攥着根漆黑的电棍,瞳孔边上密密麻麻全是红血丝。

     在见到是我这个新来的捣鬼后,他的一双招子更红了,里面几乎要溢出血来,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日你奶奶个熊!今天老子不卸了你的这对鸡爪子,就不叫罗大勇!!”

 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就已经掏出了钥匙开门,厚实的铁门被他结实的手臂抓住,猛地往外面一砸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 宿舍里面其余几个疯子,包括那撞墙的秃头纷纷作鸟兽散,挤在房间的角落里,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地里。

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我还没开口解释,罗大勇就挥起铁拳往我脸上砸来,这下可是实打实地抡在了鼻尖儿上,从鼻梁位置传来钻心尖儿的剧痛,让我一度以为自己的鼻梁被他砸断了!而罗大勇则是双眼圆瞪,道:“让你得瑟!我他妈让你得瑟!”

     说着,他就又举起拳头准备下一次的攻击,我生怕被这碗口大小的拳头再次砸下,还没检查就先被锤死在这里,连鼻梁的剧痛也不管了,连忙举起双手往后退,解释道:“我感觉自己心脏出大事了!大哥,你先别动手!快帮我叫医生来,我真的觉得自己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 边说,我的鼻血就像关不掉的水龙头里的水般,不断往外流,用手一摸,才知道自己的鼻梁没被打歪,但鼻青脸肿那肯定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 虽说罗大勇此时正在气头上,可听我这么一说,觉得好气又好笑,直觉我是在诈他,可又不能放任不管,只好道:“好…好!医生我可以带你去找,要是你屁大点儿的事都没有,老子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 我把头点得跟筛子一样,就怕他突然反悔,赶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 他走了两步,转身见我赤裸上身,像是想起了什么,大声喝道:“把衣服穿上!”

     反正现在他是爷!我不情不愿地捡起自己扔在一旁的病服,捏着鼻子套上身。

     可就是这样,衣服上还是被我的鼻血弄得满是血污。

     罗大勇冷哼一身,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,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掂量着手中的电棍,而我则是仰着头,努力控制住还在不断往外涌的鼻血,紧跟在他身后往前走。

     两人很快就到达了医务室的门口,因为我一直都仰着头的,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,整个人直接撞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 罗大勇被我蹭了一背的鼻血,转头的时候简直都要被我气炸了,眼睛瞪得老大,恨不得立马就撕碎了我。

     见状,我立马低下头看着他,脸色尴尬地说道:“大哥!误会,误会!”

     他见我一低头,鼻血又哗啦啦地流出来,眼神嫌弃地瞥了我一眼,兀自走进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 看啥看,我还嫌弃你呢!

     我心里嘟囔了句,也抬脚往里走,迎面就是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 “慧珍,这是今天新来的患者,非说自己心脏有问题,你给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 这罗大勇也不客气,杵在那里大刺刺地吩咐了句,就直接自己坐在了医护室的病床上,眼神不善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刚才人被他挡住,我还看不见那叫慧珍的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能忍受脾气这么臭的警卫头子。

     待罗大勇走开后,我才见到了坐在办公桌后边,身材娇小的女护士。

     这女护士瞧着也就二十出头的年龄,长得玲珑娇小,留着可爱灵动的齐刘海,一双眼睛水灵灵的,樱唇微撅,扎着高高的马尾,头发乌黑浓密。

     经过上次的“开荤”,虽说我心中的那股子欲火已经被浇灭了小半,但在这荒郊野岭,又是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见到女人,潜意识里叫嚣着必须做些什么,嗓子眼不由得有些发干,眼神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。

     女护士慧珍见我手足无措,捏着鼻子站在原地不敢动,以为我是迫于罗大勇的压力,不敢挪动半分,美眸没好气地瞪了罗大勇一眼,开口道:“你别光站着,过来我帮你检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我点点头,走过去。

     她合体的粉色制服口袋里夹着名片,因为她是坐着的,我很容易就瞥见了那名片上的信息。

     原来她叫兰慧珍,真是个蕙心兰质的女生。

     兰慧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听诊器,示意我坐在她面前的小转椅上,然后就将胸件直接贴在我的心脏位置,闭着眼睛仔细探听起来。

     这时我和她的位置相隔不过二三十厘米,过于亲密的距离让我浑身有些发热,脸上也微微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 罗大勇见状,恨得牙痒痒,坐在病床上腿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 良久,兰慧珍才将胸件从我身上取下来,小声嘟囔了句:“奇怪…”

     我的心里咯嗒一声,以为她也没有听见我的心脏跳动,见她小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,我问道:“我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 兰慧珍摇摇头,把冰冷的胸件在手心里握了会儿,撩起我沾满血迹的病服,把胸件给伸了进去,直接贴在了心脏位置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 被她小手捏过的胸件还是有些微凉,可也不至于刺激得人起鸡皮疙瘩了,我感激地看着她,自己的胸膛因为呼吸而一起一伏,被她的手贴住的皮肤,竟微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 又过了两分钟,兰慧珍才将手从我皮肤上挪开,眼神疑惑地说道:“没有多大的问题,只是心脏跳动有些快而已,休息调整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闻言,罗大勇就有些坐不住了,站在我这个位置都能听见他牙齿咬得吱吱响的声音,但他又碍于有兰慧珍在这里,没有立马冲过来揍得我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我连忙用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,仔细感受着那里的动静,可无论我怎么尝试,最终都是石沉大海,什么声响都没有,道:“是不是听诊器坏了?”

     兰慧珍歪着头,大大的眼睛盯着我的脸看,太直接的眼神让我有些紧张,不自然地将脸侧了过去,兰慧珍叹了口气,从旁边扯了几张纸巾递过来,轻声道:“脸上的血擦一擦吧。”

     我接过纸巾胡乱地在脸上抹了几把,同时听见兰慧珍说道:“没关系的,你的心跳还在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没有听见里面有声音!”我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说法,努力想要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 兰慧珍愣了愣,眼睛里面亮闪闪的,嘴唇微张,无奈道:“那你自己听听,把胸件放在这个位置…”

     她将胸件又重新放在我心脏的位置,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抓,从她手中接过听诊器,手忙脚乱地把耳塞按进耳朵里,仔细听着心脏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带上听诊器的时候,果然能从里面听见杂乱的跳动声,我用手按住了耳塞,想要听个真切。

     砰——砰!

     就像是士兵敲鼓般的沉重。

     就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,耳塞里猛地响起一道凄厉的猫叫声!

     喵——

     这声音粗嘎沙哑,隐隐带着老人那种嘶吼,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!是那只黑猫的叫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