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一章:小鬼敲门
    妈了妈我的姥姥!

     今晚经历的这种种事情,真是一件比一件离奇诡异。

     李叔这么大个活人,居然长着一个狼脸,龇牙咧嘴着,仰天嗷嗷直叫,那声音都惨透了。他整个人趴在地上,双手做狼爪状,向前弯弯着,后腿一个劲踢土,踢得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 我都傻眼了!

     愣在那儿就是个木头橛子。

     老太婆在我不远处捂着肩膀,显然是之前给李叔给打中了一枪。她大口大口地呼吸,看那样子都快要虚脱了。

     此时夜半星稀,正是月圆之夜,缕缕月光照下,配搭起李叔竭嘶底里的狼嚎声,当真令人胆寒三分。

     也就是十来秒的时间,李叔那张狼脸扭成了一团,看起来生气极了,对着我露出了那两颗尖牙低沉地嘶吼了一声,一个翻身,四肢一动,跟那狼奔跑的样子一般无二,唰地就没入了树丛中。

 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那把遗留在地上的土铳,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 “喝……喝……”这时老太婆喘着粗气,半跄踉着身体走了过来,弯腰把土铳给捡了起来,咔嚓一声上了膛,居然瞄准着我!

     我吓得一个哆嗦,忙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面对着这黑乌乌的枪口,那就算是再有胆子的人也得软和下来。

     “臭小子!你要愿意听我解释,我就长话短说给你说一下,你要觉得老太婆我不是个好人!我连话都省下,现在枪杆子在我手上,你要敢跑一个试试,我就叫你脑袋开花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脸色虽然苍白,但一字一句坚定无比。我敢打赌,要我撒腿走出一步,她肯定直接就给我来一颗子弹尝尝。

     这么一整,我心里就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 但暗暗一琢磨,就算是死,我也不能做个糊涂鬼。

     所以我稳了稳心神,就道:“那你说,这到底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 老太婆见我没有钻牛角尖,也是松了口气,但枪口还是咬住我不放,她也就缓缓说来:“你那个李叔属于马眼子,盘道儿的那种,表面上是个猎人,暗地里不知替哪伙邪门儿的人办事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辩驳道:“李叔打猎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我阿爷专门摆渡过去的,要是他真做了坏事,我阿爷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在我印象中,在没有性情大变前的阿爷,本领哪叫一个高,但凡出了事情,无论是命案还是怪事,无一不是请阿爷过去掌眼打点。

     李叔虽说是军人出身,但跟阿爷比,那还是差得远。要李叔形迹可疑,阿爷肯定能看出来,并将他擒拿住!

     “你阿爷厉害是不错,但守河人不管河外事,水有水贼,山有山匪,你以为你阿爷样样事都能管啊?我猜你阿爷之所以每次都摆这姓李的过河,就是警告他,让他别过界!”老太婆紧锁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我无可反驳,老太婆的说法很合理,事实也确实符合,每当李叔要过河的时候,阿爷总是放低手头上所有一切的事情去替他摆渡,甚至不让别人摆李叔,起初我以为他们两老意气相投,但如今一琢磨,倒真的如老太婆所说。

     “那李叔过河是要干什么?”我追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老太婆恨意升腾,眼神迷离地似乎回忆着某些事:“他打着打猎的名头进山,却是找寻那些成了精的五仙子弟,将其残杀不止,还要血祭!手段令人发指!”

     五仙,这个我倒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 这是民间说法,指的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这五种庇护家宅的动物,原以为只是个传说,没想到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 我没有言语,听着老太婆继续说:

     “当时我在巫山延东一带采药,正遇上了他持枪行凶,因为那附近的黄二大爷,也就是俗称的黄鼠狼大仙跟我有交情,我也就出手拦阻,没想到这厮身上有老贼的加持,我被他一枪正中胸口,频临至死……为了活下去报仇雪恨,我也就在山路边拦截了一个妇人,将她怀中孩子给抢了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太婆声音越发低下,像是蚊子振翅般小声。

 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也就猜到了后面,激动无比地喝道:“你也就吃了人家的孩子,对不对!”

     “我也是逼不得已!”老太婆第一次露出神伤黯然的表情,颤声道:“不吃那孩子,我就活不不成了,活不成……我就报不了仇!”

     “哎呀!”我是惊怒交加,这时情绪高涨,不要说黑枪口指着,就是鬼头刀砍下来也是一番热血抛洒,指着老太婆就骂:“你当着人家母亲面前吃孩子,你好狠啊你!”

     “不!”老太婆眼睛都布满了血丝,她摇了摇头:“我先一掌打死那妇人,再吃那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 话说到了这,已经没什么好说了,我心里就觉得一股怒火涌上来,真好想冲上去将这老太婆的脑袋给拨撸下来。

     兀然,我右手紧紧攥着这把大黑刀,但下一刻……老太婆的举动,却让我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 只见她无力地垂下了双臂,用枪杆子杵在地上当拐杖用,勉强撑持着,乱发披肩,传来阵阵低泣:“我也不想的……我也不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 她哭得双肩抖动,滴滴老泪落在尘土上,真好像是暴雨梨花,叫人一阵不忍!

 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 我长叹一声,松开了大黑刀,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,低着头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 老太婆约莫是哭了两分钟吧,哭得两只眼睛都红了,鼻涕眼泪一起下,连呼吸声都颤颤着,几次张嘴欲言,都给吞了回去,最后垂头道:“这个解释,你满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 我沉默许久,接着问:“你想推我去死这事,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老太婆明显被我这么一问给问住了,她苦笑道:“半真半假,那姓李的所说有一半是真的,三魂火取出来,确实有很大几率会灭掉,但不是必定。”

     看着灯内这团微弱飘忽的火焰,我闭上了眼睛,道:“除了用堆火海彻炎墙这个方法,就没有其他办法拦得住那副棺材上岸?”

     “除非你阿爷还活着,又或者能请来南北两座茅山的高手前来。”老太婆坦然道:“否则就凭我们两个,强行拦着,也是白死。”

     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再度睁开双眼,霍地站起来,正色道:“那走吧!就拼一拼运气,能活着算我命大,要是活不下去……那就脑袋掉了碗大个疤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一听,双眼陡然激射出异彩,她眼里充满了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“你真的愿意借出三魂火?”

     我开怀一笑:“老杨家的人,什么时候说过不算数?”

     “好!”老太婆欣慰地看了我一眼,坚定道:“就算是豁出我老婆子这条命,也要给你护住三魂火,事不宜迟,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也是个干脆利落的人,迈步就走,但没走出两步,就见她捂着肩膀走了个趔趄,好悬没摔倒。

     我赶紧上前去搀扶她,就见她肩膀上那个伤口鲜血丝丝渗出来,往里一看,伤口可真深!都见到白骨了。

     “老太你没事吧。”我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 “不要紧!正事为重。”老太婆强忍着痛,逞强道,也不需要我扶,她老人家也是倔强脾气,大步就往湾口走去。

     我紧跟其后,左手提刀,右手提灯。

     一下子我们就跑到了湾口滩边,只见原本的黄沙都已经染黑了,冰冷冰冷的,都感觉是站在了冰原上,冷得人直打战栗,尤其是面对着满江飘飘荡荡的尸体,更是吓人。

     “三魂火不能乱用,待老婆子我划结界……”老太婆一口咬破的食指,蹲下去,就要在黄沙上划界线,但还没等她划出什么玩意儿来,突变就发生了!

     就听江边上漫无边际的尸体,突然纷纷张嘴,发出尖锐无比的怪叫!

     “哇嗷!!!!”

     这就像是有上千台的特大喇叭聚在一起,声音巨大而刺耳,震得我脑袋嗡嗡直响,天旋地转!

     老太婆见状,大惊失色:

     “不好!小鬼撬门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