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五章:狠角色
    这桃符钉噗嗤一声,顿时就给阿爷脑袋来了个大插香,插进去没三尺也差不多少。

 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 这老东西嘶嚎一声,大黑刀呛啷啷脱手摔落在地,就连捉住我那腿的手也撒了开来,噔噔噔连续倒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 “上来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一把把我给拽了上如来大佛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我脚都没站稳,一个劲大口喘息,真是心有余悸,再迟那么一点,恐怕我就得人断两截。

     再看那中了大插香的阿爷,像头疯狗似的,哇哇暴叫着,又像是瞎了一样横冲乱撞,将供桌椅子全都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 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我惊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那桃符钉用黑狗血烫过,就算他有长江那大黑棺材的护力加身,也闭不住七魂,他已经神志错乱了。”

     老太婆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阿爷,像是在盘算着什么,突然一转身,“把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 我愣了愣,还是将手给递了过去,“咋了?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伸出一根手指,往我手背上就是一划。我哎哟一声,手背上已经多了一条血口子,“你他妈到底要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将我的手扯了出去,任由鲜血流淌而下,滴滴朱红落在大佛铜身的肚子上。原本像无头苍蝇乱冲乱来的阿爷猛地一直腰,像是闻到了鲜血味,狰狞着脸飞扑过来,重重地就撞在了大佛铜身上!

     这还了得?

     刚才一块大佛耳朵就烧得这老东西失去自控,现在他给大佛整一个大拥抱,可不找倒霉吗他!

     就听杀猪宰牛般的一声惨嚎,像是烧开水那样,这老东西身上不断地冒出股股白烟,眼瞅着就要起火。

 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老太婆一阵诡笑。

 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敢情这老太婆真是见多识广,这种借佛杀人的手段,恐怕也只有她才倒腾得出来。

     不一会儿,阿爷身上果然冒出了火,但不是红色的,反而金光金光那种,闪得刺眼,将他整个身躯都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 噼里啪啦一顿烧,阿爷开始还扬臂踢腿挣扎着,后来烧得够呛,烧得他像个黑炭头似的,渐渐就不动了,站在那儿活像个木雕泥塑。

     “小子,去!这老鬼烧得差不多少了,现在用手指一推他就得碎成一堆,你拿石头把他给砸了!别给他半点喘气的机会。”老太婆向我吩咐着。

     我瞧了瞧阿爷那一动不动的身躯,咽了一口口水,一句话顶了回去:“你咋不去?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一瞪眼,给我后脑勺来了一巴掌,哼声道:“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?”

     我嘬了嘬牙花,心里有些发虚,别看阿爷成了个木头橛子,谁他妈知道会不会突然蹦起来宰人?这老东西下起手来没轻没重,我这一上去要碰了触头,那真是癞蛤蟆跳油锅——找死。

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发什么傻?赶紧去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也是缺德带冒烟的,从后边一把就把我给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 我噗通一下落在地上,心里可就骂开老太婆了,但都到了这份上了,驴子耕荒地不行也要强着上。我低着身子,在地上挑了一块梆硬梆硬的大板砖,蹑手蹑脚地就向着阿爷走去。

     靠近这么一瞄,阿爷烧得可够惨的,皮肉都裂开了,那眼睛烧得都没了,眼眶空洞空洞的,怪吓人。

     我上下两排牙磨了磨,心想干就干吧,你不仁我不义,你压根就不是我阿爷,甭怪我手黑心辣!

 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 我扯尽嗓子给吼了一声,也是为了给自己壮壮胆,扬起手臂,流星赶月似的就给他砸去!

     大板砖还没砸下去,就听有另一道声苍老沙哑的声音绵绵传来:“贱人,你想毁我好事?果然是养不惯的野女,哼!”

     话音似铜钟,一字一字地刺进耳朵,震得我好悬没聋掉。

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大板砖重重砸在阿爷的脑门子上,他脑门子没半点事,反倒是大板砖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 我眼睛都给瞪圆了,头也没回就吼:“老太婆,不是说好了一砸就碎一地?”

     老太婆没有回答我,只是咬牙切齿地高声道:“原来真的是你这个老贼在背后搞鬼!敢做却不敢露面,向来是你们这种邪道儿的德性!老贼!你敢不敢出来!”

     “你敢不敢出来!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嘶声叫着,完全没了那种沉稳应对的气态,显然是刚才那苍老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愤怒。

     我也赶忙四下打量,能让老太婆都愤怒得都失态的角色儿,那哪能是我应对的,不打起一百二十个精神头没准就得搭上小命儿。

     “贱人,十几年来你日夜守着这长江三尺浪,无非就是想针对我……今日我就让你彻底断了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 就见屋顶那啪的一声,摔下一块砖瓦。砖瓦落地,并没有摔个粉碎,反而凭空摔出了一个黑衣身影。

     我当时就是一惊,吓得退了几步,这到底哪门子的妖术!

     不由得我多想,这黑衣人迎面就向我扑来,但他行动似乎大有不便,一只腿半瘸着。我心说来得好,过来我就给你来个开门红,抡起板砖就往他脑袋上砸。

     “小子!你疯了吗!”

     厉声入耳,我打了个哆嗦,再定睛一瞧,面前竟是老太婆!敢情我差点把她给砸了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还没等我弄清怎么回事,老太婆嘴角一勾,划出一道冷笑,五指一伸,重重就按到我的胸口上!

     这一按不要紧,就像是千斤坠一样,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再一看,妈了妈我的姥姥,老太婆又变回了黑衣人,这到底是闹哪门子的大龙凤。

     就当我快要窒息要死的时候,身后有人拉了我一把子,正是真品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 “小子拿血抹自己的眼皮!这老贼会邪门子,别着了他的道。”

     老太婆话还没说完,飞身形就蹿上去,跟那黑衣人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 我急喘了几口气,就觉咽喉里咸咸的有什么东西往上涌似的,一个憋不住气,哇一声就给吐出来,竟是黑血!

     这一下子我心里就凉半截了,敢情是遇上了大角了,比阿爷还要横啊!

     我连忙用吐出来的血,抹了眼皮几下,我怕量少效果不好,干脆抹了个大花脸,再往前面一看!差没点把我给吓趴下了!

     敢情跟老太婆斗得正激烈的并不是一名黑衣人,真而真切的是一片瓦砖!只见这瓦砖上下飞动,周遭黑气流窜,压得老太婆只有招架并无还手之功。

     我连忙吆喝了一声:“老太,那是片瓦砖!不是个人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被逼得步步后退,急声道:“我知道!快!快拿大黑刀,那大黑刀有来历,镇得住见不得光的东西,赶紧!”

     到了生死关头,我哪敢怠慢,迈大步就来到大黑刀前,下手就去提,可真沉!没有八十斤,也有五六十斤,这到底是什么造的。

     握在手里,就觉阵阵阴凉,像拎起一块冰块似的。

     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我提刀就奔上前去,“老太躲开,我来了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侧身一个弯腰,给我腾出了空子,我二话没说扬刀就劈,这瓦砖晃了晃,仿佛想有动作,但在大黑刀的寒光笼罩下,黑气收敛了许多,似乎遭到克星一样,死死地被定住。

 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 刀落,瓦砖碎!

     “呼……”我把刀往地上一柱,长出了一口气:“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,幸好!幸好我的大刀够锋利。”

     “好你个大头鬼!你往上看看!”

     老太婆沉声骂道。

     我皱了皱眉,抬头定神一望,只见屋顶之上,满满的都是砖瓦。砖瓦纷纷作动,黑气四蹿,猛地一拱,只见一个个蒙着黑面罩的脑袋像是雨后春笋地冒了出来!

     是黑衣人!一群一模一样的黑衣人脑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