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六章:小矮子
    老太婆惊声未落,我周围的巨人观纷纷作动,发出呜呜的低沉声。我心里抽了搐,暗叫不好,要是这时候巨人观恢复了手脚,那我还不得被包了云吞?

     但逼到这头上了,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小矮子。

     我猛一个冲刺,对着小矮子举刀就砍。

     但后衣领猛地被拷住了,像是拽死狗一样被人拽了回去,这一刀没砍着。我噗通一下子摔了个定蹲,再抬头一看,这些巨人观已经能动了。

     这些巨人观可能眼珠烂了不好使,用那大鼻子嗅了嗅,呼啦一下子都面朝着我,显然是对我产生了敌意。

     最先对我下死手的就是在后面拽我那家伙,这家伙嗷一下从后面压下来,我拿刀往上一捅,噗嗤一声给它来了个开膛破肚,顿时肚子里那些尸水像是扭开水龙头一样倒了下来,淋得我满身都是。

     说来也怪,周围这些巨人观原本死盯着我冲来,但等这尸水淋了下来后,这些巨人观好似丧失了方向感,无头苍蝇地在原地绕了几圈,居然没有弄死我的意思,反而继续拖着死狗向海滩前行。

     我心里一亮,敢情这些巨人观只能靠鼻子来辨别敌我,尸水一倒下来,它们就分别不出我是不是同类!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又惊又喜,甭管恶心不恶心,趴身就在尸水上打了两个滚,沾得上上下下个满堂臭。

     这下子,我就是完完全全的伪巨人观了。

     如此一来,我的行动还算畅通,只不过那小矮子似乎不同于其他巨人观,有智慧一般,发现我借尸水避开耳目,他撒开脚丫就往后钻了。

     我心想上天我追到凌霄殿,下地我赶到鬼门关,说什么也要把你逮住不可!

     一念至此,我弯腰提刀就追,无奈这些巨人观蜂群一样前进,密集得很,再加上尸水一会又流落,我还得时不时宰一只巨人观给自己上点尸水掩盖身份,这样一来二去折腾的工夫可费劲了。

     追着追着,我已经来到了巨人观队伍的后方,暗想这样找也不是办法,心里一琢磨,有了门路!

     我干脆就爬到了高坡一棵大树上,遥遥地观望,因为巨人观队伍都是死命地前进,而那个小矮子为避开我追杀,肯定逆行,这样在茫茫前进的大部队中,肯定会显得抢眼。

     果不其然,就见那小矮子急急如丧家之犬、茫茫如漏网之鱼,正向着东南方跑呢。

     我心里喊了声好,我看你往哪里跑!

     但再一转眼看,就见巨人观先锋部队已经闯到了火海炎墙里头,前面那一排巨人观碰到了火海炎墙,就像是大烧猪一样,刹那间就倒下了身躯,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 但伴随着尸体的倒下,那些狗尸体也摔落在地,黑狗血滴滴流出,量随少,效果却奇佳,竟然将火海炎墙给扑灭了一小部分!

     可要了命咯!

     巨人观就像是不要命的冲锋兵,死了一批又一批,黑狗血越流越多,所过之处,火海炎墙就少一片!

     远远就看见老太婆急得跟只油锅上的蚂蚁差不多,拼了老命地阻止,奈何一人之力顶不住塌掉的天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海炎墙一点点毁去。

     我心里也是急,再也不敢拖延,向着东南方向就追那小矮子去。

     这小矮子也是聪明,居然直接脱离了巨人观队伍,躲到了海滩上的一块大岩石后面,还想让我在巨人观队伍里转圈瞎折腾!

 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他聪明我也不笨!

     两分钟不到,我就来到了他的藏身处。

     我生怕他惊跑了,轻步地爬上了大岩石上,猛地一个飞扑冲下去,直直地把他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 “我他妈弄死你!”

     这会我也是急眼了,翻身骑在他肚子上,双手提起大黑刀就要扎他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 这小矮子眼中充满了惊恐,不停地挣扎,可我哪能给他半点机会反抗,使出了吃奶的力往他心窝子里捅。

     他赶忙用双手来拦,可大黑刀锋利至极,他那么拿手一档,当时就给他划拉出一条口子来,流出了血。

     而这血,鲜红鲜红的。

     我看得真而切真,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一般巨人观流出的都是尸水或死血,这小矮子居然是鲜红血?

     但到了这时刻,什么我也顾不得了,一心就想弄死他,使刀就扎!

     “不要杀我!开子,是我啊!”

     就在下刀一瞬,这小矮子居然口吐人言,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,我不敢大意,用刀架在了小矮子的脖子上,吼问道:“你他妈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小矮子慌忙地用手拨撸自己的脸,拨撸了几下,那张丑陋恶心的巨人观脸居然拨撸下来了。

     露出了一个人头!

     妈了妈我的姥姥!

     敢情是馅子包。

     再仔细往下一看,我嗷唠一声给叫了出来:“张爷?是你?”

     小矮子冒出个秃顶人头,苦着脸道:“正是我啊,开子。”

     我心里顿时就炸了个金花。

     张爷是咱们村的外来人,二十年前就投奔了过来,因为有些文化水平,为人又忠厚老实,就做了咱们村支书,一做就是十几年,辈分儿挺大,村里人都尊着几分。

     前些天,李全的尸体就是他给发现,并且找人捞上来的。

     我还以为他早死在了巨人观手上了,万万没想到他套了个巨人观外壳,来着领兵带队来着!

     我一咬牙,恨得牙根都三尺长,怒道:“姓张的老东西,咱们村对你不薄,你这是要倒打一耙?帮着奸人作事对不?”

     张爷哭着鼻子道:“开子啊开子,我也是被逼的,都是那瘸子逼着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 瘸子?

     我脑中闪过了老太婆所指的那个老贼,也就是那个黑衣人,那家伙也是瘸的。

     看来今晚这种种所有,都是那家伙幕后主使的。

     “说!怎样才能让这些巨人观停下。”

     我怒得二目圆睁。

     “你先让我出来……”张爷挣扎着,想要从巨人观外壳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 我生怕他趁机又跑了,用刀架在他脖子上,只消他有个狐狸尾巴一翘,我就立刻把来个斩首落地。

     张爷也是属于那种胆小的性子,畏畏缩缩地从巨人观外壳里钻了出来,只见他一丝不挂,身上赫赫然画满了一只只诡异的字符,这些字符串联在一起,犹如山水画般,让人看一眼就想入画作景!

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我指着他身上的字符问道。

     张爷掉着眼泪道:“这是那瘸子在我身上画着的符阵,他全凭着这个符阵来控制这些大块头前行。”

     他所说的大块头,应该是巨人观。

     我急问:“能不能擦掉这些画符?”

     张爷黯然地低下了头:“没用的,我已经试过了,就算是用刀子也刮不掉,这些画符就像长在我身上一样。”

     “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!?”

     我心里陡然就凉了大半截,心想完蛋了!这回可完蛋了!

     张爷眼角含泪地抬起了头:“有!只要杀了我,这些画符就起不了作用,那些大块头就会失去控制,变得浑浑噩噩。”

     这!

 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 我一时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 再返头望去,只见火海炎墙已然毁了一半,而巨人观大部队毫无畏惧地继续冲锋,照这个样子下去,不用几分钟,这个火海炎墙的阵势就得全部毁掉!

     再细看,老太婆被好几十个巨人观团团围着,她老人家本就身受重伤,哪能抵得住凶猛巨人?再说这些巨人观都是怪物,连咬带抓,折腾得她老人家伤痕累累,眼见就是剩下一口气,断了就得归西!

     没办法了!

     我紧紧地咬住了牙,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:

     “张爷!只好对你不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