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七章:棺材上岸
    张爷身躯忽地颤抖了那么几下,整张脸刷白刷白,随后惨笑道:“我明白的,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 我重重地点了下头,霍然挥起了大黑刀,沉声道:“张爷,有什么遗愿不?尽管说来,能帮得上忙的,我一定替你办到。”

     张爷眼角含着泪花,沙声道:“找到我女儿,帮我照料下她。”

     张爷有一独女,是临老所得,不过是二十出头,跟我的年纪相仿,早年间就被张爷送了出去读书,这会估计正读大学。

     “我要出得去,一定找到你女儿。”我应许了。

     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 张爷老泪如断线珍珠,吧嗒吧嗒地掉下来,他哭了那么一会,把眼一闭,强忍着哭泣,双肩都抽动着。

     “张爷,一路走好!替我向我阿爷道个安!”

     我心头一横,扯尽了嗓门,大黑刀犹如月轮般挥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只闻咔嚓的一声,鲜血溅得几米高,一个圆圆的东西摔落在地,噗通地,尸体倒下了。

     就在张爷的脑袋落下同时,遥听巨人观大队伍里一阵骚动,哗哗哗地嘈嘈得要拆天似的。

     我扭头观望,就见巨人观大队伍开始混乱起来,东奔西跑,龇牙咧嘴,再也没有刻意地利用黑狗血来扑灭火海炎墙。

     张爷的死,算是有了价值!

     我拖着大黑刀,猛地冲赶回老太婆的方向。这时巨人观不攻自破,混乱不堪,我一下子就穿梭过去了。

     老太婆的伤也重得够呛,她望了我一眼,喘气道:“赶紧重摆阵势。”

     我正想喊一个好,就见火焰飘零中,那远远的江水上,荡荡然若隐若现地划来一样东西,越来越清晰,正是那副大黑棺材!

     妈了妈我的姥姥!

     我大喊道:“不好!来不及了!老太你看。”

     老太婆有气无力地转过背去,不看则已,就这么一看,登时就把她惊得脸色毫无血色,惨白得跟抹了白灰似的。

     “完了!一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 老太婆颤声道。

     我心里九十九个不甘不忿,费了这么大劲,还把张爷给杀了,这付出得多大,到头来居然赶不及?

     我抢身夺步给走上去,来到了海滩边,探脑高高望去,就见那大黑棺材底下似乎有着那么两个人,更像是这两个人抬着大黑棺材往这边游。

     那两个人一胖一瘦,我瞪大眼睛一打量,就已经看清那两个是谁了!

     正是当日在牛头湾上打捞倒卖的杨三儿和那个胖子!

     这两小子脸色青得跟只鬼差不多,也不知道怎么整的,居然能在那深有好几米的区域里抬着棺材走,还是如履平地那种迅捷,比跑步还快得多。

     呼啦一下子就已经逼近而来。

     “老太,你想个招啊!”我干瞪着眼没辙。

     老太婆抱起了我那个在地上哭着的便宜儿子,把他递给了我,道:“跑吧。”

     我心想去你娘的,在大院里我说跑,你又拦着我又劝着我,眼下到了这节骨眼上,你却让我跑?

     横竖也是完蛋,我现在还跑个毛啊我!

     我连接都没接过我的便宜儿子,回身盯着那副飞速划来的大黑棺材,暗打主意,仰天喊道:“老太婆你稍等片刻,那副棺材是靠着杨三儿那两小子给划拉过来的,我现在就下水把那两小子给剁了。”

     还不容老太婆拦阻我,我提起大黑刀就钻进水里了。

     扎进水里头的第一感觉就是冷!冷得入骨,冷得透彻!

     我的虽然比不上阿爷,但水里翻浪踏浪那真是玩似的,但在这黑水里头,我感觉我就是半只旱鸭子,吃力非常。

     把脑袋浮上水面,刀插腰间,双手拨水而游,向着杨三儿那两人就迎面赶去。

     这时候靠得近看得真而切真,这两小子眼珠都翻白,脸上半点表情都没,那两条腿也不知怎么迈的,一迈就是一步,踏在水里就像是踏在砖头上!

     我张嘴就骂:“我说杨三儿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 但他理都没理我,甚至连眼都没扫我一眼。

     我心想好你个兔崽子,非弄死不可!

     我大口吸了一口气,抽出大黑刀,沉身就往水里潜,黑里虽然蒙蒙一片污浊,但身影还是辨别得出,我一口气潜了过去,正对着杨三儿就是玩命地扎!

     水里虽然阻力大,但我这一刀下去,也非得给他切开晾着!

     但刀一砍,杨三儿的身体就像是虚幻的影子一样,直直地穿过了大黑刀!

     我心里一惊,再浮上水面,杨三儿那两小子抬着棺材已经甩开了我好几米。

     杨三儿那两小子肯定不是人了!

     要不然碰着了刀,能完好无缺?

     我一急眼,想起了老太婆经常用人血破妖邪的手段,把手指头一咬,用鲜血抹在了大黑刀刀身上,抹了个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 抹完后,我玩命地就追。

     但大黑棺材移动的速度太快,我使出了浑身解数,也是只能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 不到的工夫,杨三儿两人已经抬着大黑棺材迈上了岸,往前就走,但幸好还有一部分火海炎墙给挡住。杨三儿似乎挺忌惮这些火焰,想要绕行。

     他这么一耽搁,可让我给撵上了。

     我喘了两口粗气,举起涂满鲜血的大黑刀,照着那个胖子就是一刀下去:“你给我在这吧你!”

     这大胖子像是条黄瓜扭断般顿时一分两半,砰嗤地摔倒在地,肠子器官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 我大喜!

     涂血果然有效!

     大黑棺材也因为少了一个人支撑失去了平衡,一下子反倒在地,就在落地一瞬,棺材里传来一道尖声,刺耳人的耳朵都要聋。

     我双耳一疼,禁不住甩刀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 陡然眼前一条身影飘来,正是杨三儿!

     杨三儿一掌伸出,轻飘飘打在我胸口前,一下子把我震出了十几米外,摔了我个狗啃屎。但说来也怪,这一掌力度之大,分分钟能把我给打死,但我却感受不到半点伤疼,只是将我震开了。

     只见杨三儿古怪别扭地作了个莲花指,嘴里传出一道温柔女声:“相公,莫要阻止奴家再世为人,你我还有相见之日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这声音!

     我心里一阵震撼,这声音不正是那个跟我缠绵的女子?

     就在我惊疑之际,老太婆单手抱着我那便宜儿子,另一只手举起了一具冒着黑烟也就是烧着阴火的尸体,重重地砸在大黑棺材上!

     砰然一声巨响,那棺材都震了三震,随即又传来一道尖叫声!

     老太婆冲着我就喊:“小子,别听了妖人的话,赶紧把死尸压在棺材上,用阴火烧死它!”

     杨三儿生硬地转过了身去,发出了嗔怒的娇声:“小贱人,你好歹毒的心!想拦住本宫上岸,你道行未够!”

     话未说完,杨三儿侧脚一踢,将黄沙提了个四飞,就见黄沙如暴雨,竟然纷纷变为了毒蜂向着老太婆袭去!

     老太婆大吃一惊,身形一缩,身上那件灰色披风像是金蝉脱壳般脱了下来,反转一甩,直直就挡下了毒蜂群!

     但见杨三儿身形一动,已经出现在老太婆身后,啪的一掌,重重打在老太婆背后。

     老太婆仰面就是吐出一团鲜血,跄跄踉踉向前栽了几步。

     “小贱人,看我一招盖天灵!”

     杨三儿一捏拈花指,旋即高高一举,向着老太婆脑门子就打去!

     我心头顿时沉了下去,心想这算完了!老太婆必死无疑!

     但见老太婆怒目一张,居然作出了一个惊人举动:她双手掐住了我那便宜儿子的脖子,竭嘶底里地吼道:

     “你敢动我试试!我掐死你这不活不死的妖儿子!”